┆ 收藏本站
教泽长流 音容长忆
  发表日期:2019年6月16日

我的父亲谢德建,1933年5月出生,曾任汕头市第六届人大代表、广东省第六届、第七届人大代表,担任过汕头金山中学副校长、汕头广播电视大学校长。1989年因突发心脏病不幸逝世。三十年过去,父亲工作、生活中待人处事的一幕幕场景历历在目,恍若昨日。

父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华南师范学院第一届从基层选优入学的“保送生”。大学毕业后,父亲从职工业余中学到人造地球卫星观测站,再到金中和电大,他勤奋敬业,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一生献身教育科研事业。

父亲用天球仪给学生讲解天文知识

父亲对事业的执着追求,主要体现在金中的教育生涯中。父亲在金中一干就是26年。先是从事教学工作,曾在金中读书后又在金中工作的李民老师说:“当时我们在晚自修向谢老师提问题时,他总是化繁为简,化难为易,清楚解答,我们觉得他解答问题轻松自如。后来我也在金中当老师,才深深体会到谢老师能做到这样,不知为此要付出多少精力和时间充分准备。”我在金中读书时也听过父亲讲课,那是在我上高一时,年级长请来了时任教务处副主任的父亲为我们高一级的学生讲授天文知识。当时父亲运用牛顿第二定律讲解宇宙与地球与卫星的天体力学关系,在黑板上不用圆规,徒手一笔画出一个大圆,全场哗然。父亲的教学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图示清晰,举例生动,他能通过图示和生活中的例子把复杂的问题化繁为简。

父亲的教书育人观不仅体现在对学生上,也实践在自己孩子身上。三兄弟中,我小时候最好动、最调皮,学习成绩也没有哥哥弟弟好,但我喜欢画画。父亲对我因势利导,从我的兴趣入手,引导我如何读书、做人。我至今记得父亲在我上小学四年级时买给我的三本连环画:高尔基的《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他要我在欣赏、学习这套连环画绘画手法的同时,多读读连环画的故事内容,结合故事中高尔基面对苦难、刻苦励志的例子对我进行挫折教育。一天晚上,他和我路过新观电影院门口,见到一个八九岁的女孩正在帮她母亲叫卖杨桃,父亲对我说:“这孩子多艰苦,真懂事。让你这样做你敢吗?如果遇到艰难的生活环境,你能像高尔基一样10岁就出去谋生吗?你今年已11岁了。”

父亲十分俭朴。时至今日,我还记得父亲的“过年衫”。按潮汕民俗,过年大人小孩总要穿新衣裳,叫“过年衫”,穿了“过时过运”,辞旧迎新。然而,大年初一,爸爸总是穿着妈妈编织的瓜子领羊毛T恤,里面垫着一件较新的衬衣,一条平时不怎么穿的毛料长裤,一双擦得锃亮的旧皮鞋,一大早就乐呵呵地在家接待前来拜年的学生及亲朋好友,出门时再穿上一件只在每年春节那几天才穿的西装上衣,这就是爸爸的“节日盛装”。在这种勤俭持家的氛围中,我们三兄弟都养成了节俭朴素的生活习惯,形成了整洁大方的着衣风格。

1973年至1978年,我在金中父亲身边从初中到高中读了5年书。这5年,父亲面对工作困难、生活拮据,他艰苦奋斗,勤奋敬业,吃苦在先,享受在后,虽苦犹乐,在我心中留下永远的印记。我到金中(当时叫十三中)读初一时,学校正在创办校办工厂,父亲是工厂负责人。没有资金且设备陈旧落后怎么办?父亲带领几位老师和小工厂工人(挑选极少数高中毕业生留校安排工人岗位工作),靠着两部以前留下来的旧车床,先从代加工机械零件干起,靠加工费一点一滴积攒生产资金,工件来时,不论教师还是工人,都一同动手当搬运工,有时生产任务较紧,大家就轮流加夜班。工厂创办一年多便添置了两部半齿轮车床,学生也开始来工厂学工劳动。随着工厂规模不断扩大,在拥有刨床、全齿轮车床、滚齿机、镗床等机器设备之后,1975年开始生产产品——“齿轮减速机”。1977年校办工厂有了新厂房。金中校办工厂的产值在全市校办工厂中总是名列前茅,市教育局多次在金中召开现场会,树金中校办工厂为先进典型,推广金中的成功经验。

1978年春天,十三中恢复了“广东金山中学”校名,重新成为省重点中学,市教育局为了办好重点学校,从市内其他学校调来优秀教师充实金中的师资力量。同年暑假,学校为了多为国家输送优秀的高中毕业生考大学,决定在市区设立金中初中部,以保证金中高中部有更多的优秀生源。父亲在金中党支部书记廖政同志的直接领导下,到汕头市区负责筹办金中初中部。校舍由原福平路第二小学整修而成,学生生源来自福平一小、福平二小、外马三小的小学毕业生以及外马三小初中部学生(外马三小不再设初中部),师资主要由金中校本部调配,初中部工作由我父亲负责。从7月中旬暑假筹办到9月1日正式开学,时间只有一个多月,父亲当时的行政职务只是金中教务处副主任,在校舍、生源、师资等方面要协调好福平一小、福平二小、外马三小以及金中校本部等各方的关系不是简单的事情。那时候各人家里没有电话,初中部人手少,父亲有时要向领导汇报工作、与有关学校和单位沟通只能骑着自行车或步行前往。在抓好校内的业务工作中,父亲夜以继日,事无巨细亲力亲为,走访教师,编排功课,就连9月1日开学典礼那天会场的话筒扩音设备都是他亲自调试的。父亲工作严谨细致、计划性强。他兼任物理教学课程,经常深入课堂听课,详细了解学生的学习动态和教师的工作情况,抓教风带学风、校风。初中部创办一年多,已有不少外校老师经常通过各种关系向金中初中部寻找各学科的练习题、试题。每年中考,金中初中部学生的成绩总是保持在全市上游。

1978年父亲与家人在金山中学“九三”楼旁

1988年,父亲被提拔为汕头广播电视大学校长,到电大,身为校“一把手”的他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一身正气,两袖清风。记得他刚到电大不久,市教育局给了电大两套房子,有的同志提出把其中一套分给父亲,理由是我家有三个男孩,父亲原在金中分的那套房子再加这一套合起来还不超过正处级干部规定的面积。但父亲坚决不要,他说孩子是孩子的事情,现在住房还很紧张,房子要分给最需要的同志。在此之前,父亲还三次让房,那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教育系统不要说教师,就连校长要分到一套住房都不是容易的事。整个教育系统好几年才建一栋教工宿舍楼,房子由市教育局统分,他一次让给民主党派的老同志,一次让给一位老教师,还有一次让给一位落实政策后已退休的老校长。直至1984年才分到一套建筑面积80多平方米的住房。时任电大副校长的庄学榘同志回忆,在我父亲逝世前几小时,还与他和另一位副校长商量工作,那天晚上他接到我父亲逝世的消息,甚为震惊,“可以说,他是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这种奉献精神令我敬佩。”

在父亲的追悼仪式上,时任教育局长林生早同志这样评价我父亲:“工作作风踏实,坚持原则性与灵活性的统一……改革开放的年代,双轨体制的变换,新旧观念的撞击,我们十分需要谢德建同志这样一位有知识、有才干,作风正派,既沉着稳健又能开拓进取的好干部、好同志。他诚实正直、是非分明,身体力行、刻苦耐劳、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生活淡泊朴素,自奉甚廉,严格要求自己,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他也以此治家教子……”

敬爱的爸爸,安息吧!您的儿子没忘记您的教诲,没辜负您的希望。我们三兄弟已是单位的骨干力量,都是对社会有益的人。好长好长一段时间,当我取得什么成绩,获得什么荣誉时,总是想第一时间向您报告,总觉得您只是出差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教泽长流,音容长忆。敬爱的爸爸,我们永远怀念您!

作者:谢 崇

来源:汕头+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管理
中共汕头市委宣传部主办 汕头市信息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54-88432762
版权所有 © 2013 粤ICP备09011893号